舒勇的水墨世界-《高处》

用图        2019-06-11   来源:宝贝开饭喽


《高处》是舒勇早期反复创作的系列水墨山水作品,他用当代艺术的思维模式继承了山水画的形成的智慧和财窜。他将创作的意象山峰石做一个个高高的平台,将自己与身边的入幻化成或坐、或站、或立、或飞、或躺、或打功夫的各种姿态, 有些抽象没有具体而貌的入,然后 有些抢眼、有些孤立地安置在这个平台上, 运用水墨的渲染特性将各种入形融入山中或者云中,让整体画面奇特却又不失和谐与水墨韵味。 舒勇侣用后现代甚至无厘头的方式, 把自己对社会的各种态度, 以山水画的样式为表现形式赤裸而直接地呈现在大家面前。 这种呈现看似异常又或者夸张,但确实给我们制造了过目不忘耳目一新的效果,欣赏每幅作品都像是在阅读一个寓言故事,或者说在进行一个互动问答,让我们不得不根据他设定或许根本就没有答案的间题,往下思考,寻找答案。 为我们欣赏阅读中国画寻找到新的维度。让阅读者在感受了水墨效果和笔墨情趣之后,进入到思想和观念的维度。 即在这样一个将逐利作为当代人主要工作目标的庸俗社会现实环境中,我们是否有站在高处的勇气和能力,是否有追寻大利的胸怀和远见。 现实不断地提醒我们站在离处时充满了风险和危机,今天我们站在高处的迷惑与胆战心惊比任何一个时代都要阴显和强烈。 站在高处我们随时都可能粉身碎骨,然而不站在高处我们肯定没有未来。



▲ 高处系列 ║ 200cm×500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 高处系列 ║ 200cm×500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 高处系列 ║ 200cm×500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在《高处》这一系列作品中,舒勇没有刻意在形式上进行轰轰烈烈的创新,他借助传统的国画语言为我们演绎了当代入的纠结、矛盾、迷惑的生存状态和故事。 并真诚袒露了他作为社会成员的迷茫和担忧。 让观者不用纠缠在一些张牙舞爪的形式创新上,舒勇通过国画营造的意境,让入安静地不知不觉地进入他所设定的观念范畴。 并对自身所处的现实境遇有所感悟和思索。


▲ 高处系列 ║ 136cm×35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 高处系列 ║ 136cm×35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在创作中,舒勇吸收了古入的绘画技巧,轻而易举地渲染出山水画的传统意境,炉火纯青的山水画技法,让不了解他的人误以为舒勇就是一个传统的山水画家,其实仔细品味,就不难发现舒勇在高远的山水画意 境里,为我们植入了现实面临的各种境遇,营造了异样和矛盾甚至不合常规审美的意境。 让我们有一种进退两难的尴尬,当然也在尴尬中逐渐意识自身的局限性,重新审视和思考我们习以为常的各种社会现象。让入可以站在心理的高处、社会的高处、智慧的高处、平台的高处、力星的高处、政治的高处、文化的高处来面对间题和处理间题。 正所谓高度决定未来和一切。 舒勇正是借助国画这种艺术形式,在这个喧嚣繁华的世俗社会中进行自我修炼,保持一份清醒与独立。然而正是这样舒勇不知不觉开创出一种能承上启下华的世俗社会中进行自我修炼,保待一份清醒与独立。 然而正是这样舒勇不知不觉开创出一种能承上启下的全新风格和艺术观念。

▲ 高处系列 ║ 100cm×50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 高处系列 ║ 100cm×50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 高处系列 ║ 100cm×50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 高处系列 ║ 100cm×50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 高处系列 ║ 100cm×50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 高处系列 ║ 100cm×50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 高处系列 ║ 100cm×50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 高处系列 ║ 100cm×50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 高处系列 ║ 100cm×50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 高处系列 ║ 100cm×50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 高处系列 ║ 100cm×50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 高处系列 ║ 100cm×50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 高处系列 ║ 100cm×50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 高处系列 ║ 100cm×50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 高处系列 ║ 100cm×50cm ║ 舒勇水墨作品 ║ 2012年


从社会学和历史层面来看,实际上在这批作品中,我们能看到,舒勇不仅继承了传统国画山水的样式,更让越来越样式化的中国山水画回到了社会文化的批判范畴里,重新承载了中国山水绘画的社会学、象征学及符号学意义。 让中国山水画具有了思想的力度和穿越历史的能力。 同时让中国山水画进入了当代的范畴,具有历史性的创新意义,不再是挂在墙上看似很醒目,但又容易被入忽略的视觉装饰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