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赏析《清韵人生几平仄》

软件        2019-05-15   来源:宝贝开饭喽

清韵人生几平仄


翁秀美

汉语言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一则她有声调,而英语、法语、俄语、德语等都属无声调语言,汉语的四声调值构成绝美的韵律,听来抑扬顿挫,神采飞扬,在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翩翩起舞长盛不衰。再则,古典诗词曲赋讲究韵律与平仄对仗,形成一种声律的节奏,铿锵有致,妙不可言。




细推开去,文字的韵律与广袤的大自然紧紧贴伏,有异曲同工之妙。放眼自然界,无一处不是充满平仄的诗意的美:山峦连绵起伏,水面波纹流动,云与天,一动一静,桥与路,一转一折;山石大大小小,花木高高低低,颜色深深浅浅,香气远远近近,大地版图,世间万物,便如此有序、和谐。乡间,曾见一女子,短裤,T恤,修长的腿,中间小蛮腰,左扭一下,右扭一下,身形流动,在满是圪垯的土路上走出一种天然韵味,给人美好愉悦的视觉享受。


及至艺术层面。绘画,色彩的浓淡,构图的远近,心物合一,气韵生动,境界高远。建筑,有棱有角,次第绵延,错落的斗拱,翘角的飞檐,方与圆,点与线,延开空间,层次分明。文章,古人早就有“文似看山不喜平”之说,强调跌宕起伏之势。而音乐,柔缓与强烈,抒情与哀伤,千种情感万般意象一波一波环绕不绝。


一马平川固令人舒目,转角拐弯景致幽深,亦有眼前一亮之惊喜。平湖宁静,久了或成一潭死水;小溪逼仄,纤细缓慢却潺湲不断。如果,平,象征着平坦、幸福、光明、顺境;那么,仄,就意味着磨难、逆境、痛苦,甚至死亡与毁灭。爱情的夭折,美好的撕毁,富贵中陡入凄凉,繁华后突奏哀音,皆是大起大落,世事难料,这平仄谁又能定?


多少朝代,风云变幻。从建都的起步,到中途的兴盛,再到末世日渐衰败,轮回不息。历史的平仄,潮来潮往,起起伏伏,兴也罢,亡也罢,终成沧海一粟,徒给后人叹息一声:宫阙万间都做了土!抬眼望去,“但寒烟,衰草凝绿。”世事变迁,不如平和淡然地去看那“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多少人生,万般变化始料不及。命运的自然转折,带动人生变数,李煜,前半生的富贵与后半生的凄凉置于一身,致使其词风变伶工之词为士大夫之词,“粗服乱头,不掩国色。”辛弃疾,一心报国,无奈被闲置近二十年,英雄空老,忧愤之气灌注于词,大气磅礴的词风为他赢得“词坛飞将军”的称号。千载梁祝,在棺木裂开的一霎那,忠贞的爱双双化蝶,爱情悲壮地止步,永世流传。文天祥大书正气歌,李香君血染桃花扇,生命划出沉重却清亮激越的仄音,荡气回肠。



至若生命不息者,虽经大苦难大悲愤,却能直面惨淡的人生,于废墟中振作,著书立说。屈原放逐,乃著《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司马迁遭宫刑,终成《史记》,为文学史上史传散文的典范;曹雪芹历经世态炎凉,十年艰辛,遗一部红楼,令世人痴迷叹服。命运的多舛,总能支撑着人生积极向上,令精神世界大放异彩。作家贾平凹在《我是农民》里甚至想把孩子送到乡下去几年,他写道,“真正的苦难在乡下,真正的快乐在苦难中。你能到乡下吗?或者到类似乡下的地方去?”人是需要些磨难的,困苦挫折或许是难得的经验财富与人生感受,逆境更使人刻骨铭心,促人成长蜕变乃至奋发。


有谁一生走坦途?总是此路宽,彼路窄,这有河,那有沟,苦酒伴甘泉,阳光共风雨。有花好月圆、一帆风顺之如意,有凶滩险渚、急流暗礁之坎坷,可知更有山重水复、柳暗花明之转折?但把心态放宽,坦然以对,将时光赋予的平平仄仄,填一阕清美韵律,书一卷精彩人生,如此,无悔无憾矣。(选自《思维与智慧》2012年第八期)


【李阳海点评】

人生如古典诗词曲赋一样,有平也有仄。人生是一条漫长而曲折的路。这条路上有芳香迷人的鲜花,也有刺人的荆棘。人生是一次漫长的旅行,都会面对挫折各种各样的挫折。遇到挫折要正确面对。风雨过后是鸥翔鱼游的天水一色;荆棘过后,是铺满鲜花的康庄大道;没有必要因叶落而悲秋,没有必要因挫折而放弃抗争。一花凋零荒芜不了整个春天,一次挫折荒废不了整个人生 。让我们的心灵充分感受人生的“平仄”和生命的真谛,最终走向成功的彼岸!

从写作的角度看,以下几点可供写作时借鉴:

1. 文中语句的表达,表现出错综美和音乐美。例如“平湖宁静,久了或成一潭死水;小溪逼仄,纤细缓慢却潺不断。如果,平,象征着平坦、幸福、光明、顺境;那么,仄,就意味着磨难、逆境、痛苦,甚至死亡与毁灭。爱情的夭折,美好的撕毁,富贵中陡入凄凉,繁华后突奏哀音,皆是大起大落,世事难料,这平仄谁又能定?”此段文字奇偶相间,散放中见严整,或排叠,或对偶;或展开,或概括,读起来朗朗上口,充分显示了作者深厚而扎实的语言功底。

2.词语重叠,情趣盎然。重迭这种修辞方法的功用是独特的。例如,“大大小小”“高高低低”“深深浅浅” “远远近近” “平平仄仄”等。这些词语重叠最为典型,它寄托着作者饱满的感情,蕴藉着丰富的韵味,读后给人留下美好的享受。

3. 恰当引用,添彩增辉。大量引用诗文、典故,是本文的一大特色。此文提到的古代诗文、典故颇多,如“但寒烟,衰草凝绿”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屈原放逐,乃著《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司马迁遭宫刑,终成《史记》”等。




李阳海,曾用笔名:北山牧人、山丹丹花、天桂枫叶、枫叶流丹、北山樵哥等。河北省平山县教育局教研室中学语文教学研究员,中学高级教师。河北省学科技术带头人,石家庄市中语会理事。与人合著(编)《新思路阅读突破》《中考作文考前强化训练程序》《初中话题作文999》等51本教辅类书。还在《语文月刊》《语文教学通讯》《语文世界》《中学生》《新读写》《中华活页文选》《语文报》等近百家报刊上发表知识和学术类文章6000余篇,其中有七十多篇获得国家、省级优秀论文奖。多次被评为省、市级优秀教研员。《石家庄日报》《燕赵老年报》《中学生》《课外语文》等曾报道过他的教研成果。从2016年以来,在《国际日报》《燕赵晚报》《燕赵老年报》《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散文福地》《初中生写作》《柏坡风》《魏征文学》《点读文学》《似水年华》《龙城诗报》《中国乡村》等报刊发表散文、诗歌一百多篇。现代诗歌《小草礼赞》获得第三届中华情全国诗歌联赛金奖,《四十年忘不了的猫》获得河北省“春满园杯”散文大赛二等奖。现代诗《纪念建党九十六周年抒怀》获得河北省“彩凤杯”二等奖。光荣入选《中国百科学者传略》、《平山教育志》等书。

 






主办:平山县文艺评论家协会

本期编辑:关新

邮箱:psxwypl@163.com

刊头题字:中国书法研究院戴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