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啦圈与全球化

百科        2019-05-17   来源:宝贝开饭喽

呼啦圈与全球化

雷 颐

历史学是对过去的记录、研究。然而很长时间以来,史学传统是只有与“宏大叙事”有关的史料才被重视,而平民百姓日常生活不被重视,因此有关史料不也不受重视,不被保存。但随着社会史研究的兴起,与“社会”有关的史料也开始受到重视。芸芸众生是社会的主流,所以与之有关的日常器具,只字片纸,都是应受重视史料,应该保留。要保留日常器具、只字片纸,不说多数人无此用心,就是想保留,也无此能力。普通之家,几十年的零零啐碎破破烂烂,确实放不下。

老友樊建川,是少数有此心也有此能力之人。几年前,有幸作为提建议的嘉宾,参观过著名的“建川博物馆”,这些破烂零碎,用“海量”形容,恐不为过。公开展出的,其实只是冰山一角。信手拈出一件“破烂”,“满满的都是历史信息”。

看到一张已经泛黄的“成都市青羊区业余艺术学校”1992年2月初的“呼啦圈健美学习班”招生广告,第一句话是“中国人的消费观念正起着悄然变化,家庭投资从老三件转向新三件,而如今,又出现了一个新名词――‘健康投资’。”问了身边的年轻人,都不知道、不清楚这“老三件”“新三件”是什么了。“老三件”,是改革开放前的手表、自行车、缝纫机;“新三件”,是改革开放后的电视、冰箱、洗衣机。一个时代(或者说两个时代)的物质生活变迁史,跃然纸上。而且,在90年代初,消费正从“物质时代”进入“非物质时代”,“健康投资”等消费观念出现,这都是社会生活史、百姓生活的重要变化。

第二句话写道:“苗条的身材、健康的体魄、现代的风韵,是当今妇女的美好意愿,为使您拥有这一切……特举办《呼啦圈健美学习班》,该班以掌握呼啦圈的旋转技巧和学习当代迪斯科舞蹈的旋律结合,能使您在短期内步入美好的行列。”改革开放前,“美”曾经被视为“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而大加批判、大加挞伐,一些爱美的女性只能冒着风险偷偷“臭美”。改革开放社会生活的一个重要变化是社会管制开始放松,对私人生活的干预迅速减少,从个人可以爱美到广告可以公开呼唤“美”,并且“爱美”已然成为一种重要的商品消费。“当代迪斯科舞蹈”这几个字能“公开亮相”也有一段历史。改革开放甫一开始,舞蹈解禁,可以跳集体舞、交谊舞,但仍禁跳“迪斯科”,那种性感、狂放,是典型的“资产阶级”腐朽、没落的体现。无奈国门已开,一些青年人还是非法地跳这“腐朽没落”的东西,所以在1983年低的“清污”中,又明确规定禁止此舞,学校、机关、工厂都要严厉查禁。不算太久的时间“迪斯科”解禁,正在势头的“清污”也戛然而止。如果深入研究,背后又是一段复杂的历史。

与所有广告一样,“好话说尽”之后就“辞穷币见”,开始谈钱了。20天,20元钱,一天一元。查了一下,1992年成都的月平均工资是二百三十多元,月工资的十分之一,不算贵,成都的年轻女性应消费得起。“呼啦圈”能办班,说明呼啦圈已经开始普及,所以1994年央视“春晚”的一个节目就是一个上海女孩玩呼啦圈冲击吉尼斯世界纪录,把“呼啦圈”推向高潮,一时间全国出现了铺天盖地的“呼啦圈热”。

《光荣与梦想 ——1932-1972年美国实录》这本书以记录、描写、分析美国社会变迁、大众生活闻名,儿童玩具是大众生活的重要方面,作者当然不会遗漏,所以玩具变化也在此书的记述之列,“呼啦圈”的故事颇有意味。美国一家玩具公司在1958年5月试产一批呼啦圈,没想到一炮而红,深受青少年欢迎,到9月就售出200多万个,净利超过30万美元,接着成年人也将此作为健身、娱乐用品。这家公司忙得不可开交,工人三班倒也忙不过来。荷兰一位妇女因玩呼啦圈腹肌严重受损,生产工厂因原料跟不上而停产。日本急诊室到处都是因玩呼啦圈而导致腰椎间盘突出或骨头脱臼的人,后因儿童在街上玩导致事故禁止在街上玩,但呼啦圈在日本销售仍达300万个,银座的队伍排到几个街区之外,岸信介首相62岁生日时,竟然收到一个呼啦圈作为生日礼物。约旦一位太后从欧洲回国时,也带回一个呼啦圈。一支比利时到南极的探险队,行李中带了20个呼啦圈。有记者报道南非只有白人的孩子玩得起,于是马上有慈善组织开始免费给黑人的孩子发放呼啦圈。甚至东欧社会主义的波兰,青年人抱怨买不到呼啦圈,呼吁轻工业部和手工业局生产呼啦圈。来得快去得快,一年后,呼啦圈热就迅速降温,塞满垃圾场。

讲完呼啦圈故事,作者一笔点睛:“即使是美国大众文化中的琐碎之事,也会给全球其他地方带来巨大影响。”虽然晚了三十多年,呼啦圈冲击波还是涌入中国,全球化中的许多“琐碎之事”确实迟早要来,连呼啦圈之波都躲不过。多说一句,80年代末的玩具“变形金刚”,中国就与世界同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