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老虎之大声说出爱 (中篇小说《命运》连载)

百货        2019-05-24   来源:宝贝开饭喽

   

      日子一晃半个月过去,每天围着宁厨子转的老虎,成了工友们津津乐道的谈资,有人开始怀疑他与宁厨子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了,索性在老虎与宁厨子之间开起来灰色的玩笑,惹得宁厨子每天弓着腰、低着头,躲着老虎走路,老虎像迷了途的羔羊,急的团团转。

       有的工友对于老虎每天工地白吃喝,颇为不满,“老虎怎么还没有回KTV上班?”,“义国老板咋养起闲人了?”,工友们议论纷纷,连老虎自己感觉也有点坐立不安。

  “不行!我必须得走!”“再苦再累也要回到凤凰镇的钢筋班组去,不能在这里露了馅,让工友们看了笑话!”老虎躺在床板上暗暗下决心道。“俺就是舍不下厨子姐!”老虎自言自语道,脑袋里盘旋着宁厨子的身影。

  说到宁厨子,老虎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既留恋她的温情、奔放,又对她有种莫名的依赖感,让老虎感觉到特别的温暖和安全,尤其是那不冷不热、意蕴丰富的言语、动作更是让老虎欲罢不能,喜欢她吗?这是肯定的,自从有了第一次的鱼水之欢后,爱她吗?老虎不知道什么叫爱,一想到这个词语,让他的脸不由自主的火辣辣起来。

  不管怎么样,老虎还是决定回去了,被人指指点点、冷眼的日子不好过,但走之前决定和厨子姐好好谈一次,虽然谈什么,谈的目的、意义他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的,但他这个决心是吃了秤砣一般----铁定了心的。

  老虎其实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一旦陷入哀愁就好比是折了腰的稻穗,每天瘫倒在床上昏睡。而一旦确立了目标,下定了决心,就好比是打足了精神的大公鸡一样,变得雄赳赳气昂昂起来。

       第二天,日上杆头,正巧,厨子姐刚外面买菜回来,半蹲在地面上挑拾着菜叶子,老虎从宿舍里大步走入到小食堂门口,虎声虎气的喊道:“厨子姐,我有点事想和你唠唠?

       宁厨子好像聋子似的,一点反应没有,依旧耷拉着脑袋,忙碌着手头的活计,“厨子姐,我有话对你说,你想听不?”老虎加重了语气,声音急促了起来,“啥?你说呗”,回了这么一句话,不紧不慢,头也不抬一下,“我喜欢你,我想带你走”,老虎毫不思索的说出这么两句话,神态异常的平静,突然,宁厨子像触电了一般,木呆呆的怔在那里,彼此能听见那急促而又狂野的心跳。

       长时间的一段寂静之后,“你说的是真的?”语调带着一丝难以控制的哭腔,接着就越发明显的哽咽起来,抬起婆娑湿润的双眼直挺挺的盯着老虎,略带苍老、忧愁的双眼射出饥渴的眼神,让人心生垂怜、心疼之感,老虎不由得走上前两步,一把抓住厨子姐那一双白皙但粗糙的双手,四目相对、含情脉脉,宁厨子像一头饥渴的母老虎,对垂涎已久的猎物般一把扑到在老虎的胸怀里,不停的抽搐着,老虎像抚慰一个受委屈的婴儿般,不停的用大手在宁厨子的背上轻轻婆娑着,生怕他再受风吹雨打似的。 

       老虎与宁厨子的风流韵事很快在义国老板的工程队里炸开了锅,”老虎与宁厨子搞到一块了,这真是让人笑掉大牙“,张师傅听人说的眉飞色舞、津津有味之余,不由得长叹一声,深深吸口旱烟,毫无表情的摇摇头,“我就说这个宁厨子是个老骚货”

       另外一个工友接着话茬,狠狠批判起宁厨子来,“肯定是宁厨子这个骚货勾搭老虎兄弟,长久没雨露,老盐碱地干的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工地上一阵哄笑,有人笑得淫起来,迫不得顺着这个话题继续刨下去,利福更是跃跃欲试,放下手中的铁锹,擦擦额头的汗珠,嬉皮笑脸的对乌狗叔问道:”你说他们两个那个了没有呢?这老虎艳福不浅,还真是老少通吃啊“,”烈火碰到干柴,发生啥都不稀罕“,乌狗没好气的回应道,”你说啥?啥叫烈火碰到干柴?“听乌狗一席话,利福被撩的有点晕,愈发迷糊了,迫不及待的往人隐私处深刨,”你抓紧找个婆娘娶回家,省的小孩儿没吃过大馒头,东问西问?“乌狗打断了利福的刨根究底,扛起铁钎往工地后侧走去,企图离利福远远的,省的他东问西问,把自己惹烦。

相关阅读